• <tr id='aq7eb'><strong id='aq7eb'></strong><small id='aq7eb'></small><button id='aq7eb'></button><li id='aq7eb'><noscript id='aq7eb'><big id='aq7eb'></big><dt id='aq7eb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aq7eb'><table id='aq7eb'><blockquote id='aq7eb'><tbody id='aq7eb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aq7eb'></u><kbd id='aq7eb'><kbd id='aq7eb'></kbd></kbd>
  • <fieldset id='aq7eb'></fieldset><dl id='aq7eb'></dl>

    <i id='aq7eb'></i>
    1. <span id='aq7eb'></span>

      <code id='aq7eb'><strong id='aq7eb'></strong></code>
    2. <i id='aq7eb'><div id='aq7eb'><ins id='aq7eb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1. <ins id='aq7eb'></ins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aq7eb'><em id='aq7eb'></em><td id='aq7eb'><div id='aq7eb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aq7eb'><big id='aq7eb'><big id='aq7eb'></big><legend id='aq7eb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蓋頭下面沒有臉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9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杨幂不雅视频下载_杨幂不雅视频种子_杨幂潜规则视频

            三年前的春天,餘凱和女友陳珊跟著父親一走進白溪古鎮,便動瞭常住的念頭。

              遠處有山,腳下有溪,保存完好的古屋古祠座座相連,很美!再說,老餘傢的房屋還在,收拾收拾就能住。餘凱心想,要是把古鎮原生態的美景都畫下來,定能引起轟動。

              餘凱正要提出這個想法,忽然從廂房裡傳來一聲刺耳的驚叫聲:“救命啊!”

              呼救的,是父親雇來的清潔工。

              餘凱闖進門,隻見清潔工癱坐在地,滿臉驚恐地指著墻角的一個破舊木櫃:“有……有人打我!”

              餘凱膽大,順手拎起清潔工使用的錘子打開瞭櫃門。

              櫃內,除瞭幾件衣服外,根本沒人。餘凱長出口氣,說:“師傅,你是不是看花眼瞭?”

              “絕不會眼花!”清潔工哆哆嗦嗦地伸出手,手掌上滿是血。

              “這可怪瞭,我和女友還有父親一直站在院子裡,沒看到有人出入。”餘凱心下正犯嘀咕,隨後走進的陳珊又失聲大叫:“餘凱,快來,你快過來,太詭異瞭!”

              陳珊總喜歡大驚小怪,在她的眼裡,連螞蟻排隊上樹都算詭異。

              這次被她稱為詭異的,是堆在雜物中一幅栩栩如生的油畫。

              畫中人身材苗條,端莊而坐,頭上蓋著大紅的蓋頭。

              遺憾的是,畫作隻完成瞭三分之二。

              “餘凱,這個新娘長得一定很漂亮,你猜猜,她會是誰?”陳珊嘰嘰喳喳。

              餘凱搖搖頭,著手清理房間。清潔工沒收錢,抱頭溜瞭,這些活兒隻能自己幹。父親則去瞭鎮裡,說有要事要辦。

              父親是土生土長的臺灣人,第一次回白溪鎮,能有什麼要事?餘凱琢磨半天,也沒想出個所以然。

              忙到傍晚,陳珊大眼睛骨碌碌一轉,跑出院門。

              餘凱擦擦汗,又看著那幅未畫完的油畫。看著看著,他不由得渾身一顫:畫中的蓋頭居然動瞭!

              沒錯,畫中人調整瞭一下坐姿,隨著均勻的呼吸,火紅的蓋頭在微微抖動。

              更不可思議的是,畫中人似乎笑瞭笑,開口瞭:“先生,畫完沒有?幫我掀開蓋頭。”

              略含嬌羞的聲音非常輕柔動聽,餘凱鬼使神差地伸出瞭手,眼瞅指尖就要碰到蓋頭,卻又觸電般縮回:她是個新嫁娘。按照民俗,隻有她的丈夫才能掀開她的蓋頭。

              “先生,你怎麼不說話?是不是怕我長得醜,嚇著你?”畫中人抬起胳膊握住瞭餘凱的手。

              在大紅襖的映襯下,那隻手顯得格外紅潤。

              說不清為什麼,餘凱感覺自己變成瞭幸福的新郎,他捏住蓋頭的一角緩緩上撩:尖尖的下巴,豐滿的紅唇,挺翹的鼻梁……

              畫中人的面孔一寸寸映入瞭餘凱的眼底。

              美,真美!餘凱激動不已,強按著怦怦狂跳的心繼續上撩。

              但就在新娘的雙眼即將露出的一剎那,一雙手忽然掐住瞭他的脖子!

              “啊!”

              掙紮中,紅蓋頭又無聲重落,將新娘的臉遮擋得嚴嚴實實。

              垂落的剎那,餘凱隱約看到,畫中人的眼睛裡閃過一絲令人頭皮發麻、心驚肉跳的寒意!

              將餘凱嚇個半死的是陳珊。

              陳珊從背後摟住瞭他,怪聲怪氣地問:“餘凱,是不是見畫中新娘長得漂亮,想入非非瞭?”

              餘凱驚魂未定,支支吾吾:“我,我就是看看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陳珊打斷瞭他的話:“看看?那你幹嗎掀人傢的蓋頭?”

              餘凱這才發覺剛才走神,手竟搭上瞭畫中新娘的蓋頭。

              慌張拿開,餘凱轉移瞭話題:“你去哪兒瞭?”

              “商店。”陳珊邊說邊亮出塊紅蓋頭。原來,一看到這幅畫,陳珊就被畫中人的氣質迷住瞭,於是,她滿心歡喜地去瞭商店,買回一塊紅蓋頭,讓餘凱把畫中的新娘換成她。

              體形不用改,新娘裝也不用改,隻需半遮半蓋露出臉,當然,臉是她的臉。

              架不住陳珊再三纏磨,餘凱勉強答應瞭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天吃過早飯,陳珊搭上蓋頭,一臉喜氣地問:“餘凱,你看這樣美不美?”

              “還行,稍稍側臉,好,就這樣。”餘凱邊說邊擺好那幅油畫,開始調色。當第一眼看到它時,餘凱便斷定畫作年份少說也有60年,可一筆下去,他頓覺難以置信:油畫如同昨天才落筆一樣,看不到絲毫陳舊感,顏料的滲透力也非常好。

              臨近中午,餘凱已“揭”起一半蓋頭,在原作上勾出瞭陳珊的下巴、嘴唇。他舉筆正要畫鼻梁時,響起瞭敲門聲。

              是父親,一打照面,父親拽起餘凱就走。

              餘凱忙問:“爸,什麼事?”

              走到墻角,父親緊張得手心裡滲出瞭冷汗:“你跟我說實話,昨夜有沒有異常?”

              異常?沒有,昨天收拾屋子,餘凱或許太累瞭,一覺就睡到瞭天色放亮。

              父親似乎還不放心,又問:“你再想想,比如說有什麼奇怪的動靜?”

              “真沒有,爸,你是不是聽到什麼瞭?”

              “沒有就好,等我辦完事,咱們馬上走。”父親將信將疑,轉身走向院外。

              餘凱咕噥瞭聲“莫名其妙”,也回到廂房。

              餘凱前腳剛進屋,莫名其妙的事真的發生瞭——油畫上新畫的半張臉變瞭樣,尖尖的下巴,豐滿的紅唇,分明就是幻覺中的新娘!

              怎麼會這樣?我可是比照著陳珊的臉畫的!

              大驚之下,餘凱腦海裡倏地跳出陳珊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個字眼:詭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