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ins id='qko70'></ins>

      <dl id='qko70'></dl>
      <acronym id='qko70'><em id='qko70'></em><td id='qko70'><div id='qko7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ko70'><big id='qko70'><big id='qko70'></big><legend id='qko7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  <span id='qko70'></span>
          1. <tr id='qko70'><strong id='qko70'></strong><small id='qko70'></small><button id='qko70'></button><li id='qko70'><noscript id='qko70'><big id='qko70'></big><dt id='qko7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ko70'><table id='qko70'><blockquote id='qko70'><tbody id='qko7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qko70'></u><kbd id='qko70'><kbd id='qko70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qko70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qko70'><strong id='qko70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i id='qko70'><div id='qko70'><ins id='qko70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i id='qko70'></i>

            中篇鬼故事:提頭來見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5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杨幂不雅视频下载_杨幂不雅视频种子_杨幂潜规则视频

            爭執

            林小淵提前放瞭暑假,就到H城找自己的高中同學鄭濤玩。本來約好,鄭濤會到火車站接他,但當他下瞭火車,卻接到瞭鄭濤的電話。對方抱歉地說臨時有事,抽不出身來接他瞭。

            林小淵並不在意,按照鄭濤在電話裡的指示,坐上瞭趕往鄭濤就讀的大學的公交車。車上人非常多,林小淵在擁擠的人群中站著,覺得自己的腰都要被擠細瞭。他正感到鬱悶,突然感覺到有一隻手伸進瞭自己的衣兜裡。

            林小淵努力地低頭一看,隻見一隻特別蒼白的手飛快地從自己的衣兜裡抽瞭出去。好在因為他發現得及時,那隻手並沒有拿出他什麼東西。

            可惜的是,林小淵隻看到瞭那隻手,沒能根據那隻手找出它的主人。盡管沒有被偷走東西,林小淵還是覺得一陣心慌。當他把手伸進衣兜裡檢查時,赫然發現自己的衣兜不但沒有少什麼,反而多瞭一樣東西。

            林小淵下意識地把那個東西拿瞭出來。他還沒來得及看看是什麼,手卻突然被人抓住瞭。

            小偷!一個尖厲的聲音頓時叫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林小淵瞬間漲紅瞭臉,大聲駁斥:我不是小偷,這是剛剛有人塞進我兜裡的。喊完這句話,他才看清喊自己小偷的人,那是一個戴著厚厚近視鏡的同齡男生。

            撒謊!東西就在你手裡,你還不承認?那個男生根本不聽林小淵的解釋,認定他就是小偷。

            擁擠的眾人也都站到眼鏡男生那一邊,噴著唾沫指責林小淵。

            林小淵從沒遇到過這種情況,氣得大腦一片空白,大喊著要報警。這時公交車卻停瞭下來,車上眾人在嘲笑、指責中,像清理垃圾一樣把他從車上趕瞭下來。

            林小淵肺都要氣炸瞭,立刻給鄭濤打瞭電話,沒好氣地在電話裡喊道:趕快來接我!

            半個小時後,鄭濤打車來接林小淵。在鄭濤的百般安撫下,林小淵用瞭好久才平息瞭憤怒。

            這時,鄭濤忽然神秘兮兮地湊上來說:你還記得冤枉你那個小子的樣子嗎?隻要你能畫出他的樣子來,我就能幫你報復他。

            林小淵根本不信,鄭濤卻信誓旦旦。為瞭讓林小淵相信,鄭濤捧出來一個又臟又舊的木盒子,當著林小淵的面打開瞭。

            林小淵看瞭一眼盒子裡的東西,頓時倒抽瞭一口涼氣——盒子裡竟然放著一顆血淋淋、似乎剛剛從人身上砍下來的頭顱。更可怕的是,那顆人頭竟然屬於正笑瞇瞇看著林小淵的鄭濤。

            依附之鬼

            因為鄭濤就讀的大學查寢很嚴,禁止校外人員留宿,所以鄭濤安排林小淵入住的是學校附近的一傢小旅店。此刻,二人正坐在旅店的房間裡。

            看到那血淋淋的人頭,再看對面微笑著的鄭濤,林小淵感覺世界變得都不真實瞭。

            林小淵驚叫一聲,推開鄭濤就想跑。鄭濤牢牢地抓住他的肩膀,硬生生地把他按坐在瞭床上。

            別怕,我不是鬼。

            那、那這是怎麼一回事?

            人頭是鬼,雖然它長著我的樣子,但不是我。鄭濤解釋道,實話告訴你,你是第一個看到我這顆人頭的人。大概一個月前的一天晚上,我遇到瞭一個鬼。那個鬼說,因為我喜歡在網絡上和別人對罵,所以吸引瞭它,要和我做一筆交易。它說,隻要我每天晚上到微博、貼吧等地方揪住一個人對罵,它就能依附於我,幫我做事。開始我當然不信,也很害怕。但有一天我特別想收拾一個傢夥,就試瞭試,沒想到它真的幫我把那個傢夥收拾瞭一頓。從那以後,我就和它達成瞭協議:我每天隨便找人吵架,它就越來越依附於我,現在已經到瞭我要它做什麼它就做什麼的地步瞭。

            林小淵雖然壓制住瞭心裡的恐懼,但還是有些不舒服:你這樣隨便罵人,不好吧?

            都是些陌生人,罵完就忘瞭,能有什麼事?鄭濤不以為然地說,說吧,你能不能把冤枉你那小子的樣子畫出來?

            差不多。林小淵說完,猶猶豫豫地從包裡拿出一個本子,回憶著畫出瞭眼鏡男生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“OK鄭濤收好那幅畫,說,光聽我說你未必能信,等我的好消息吧,我一定要讓那小子為冤枉我的朋友付出代價!

            之後,兩個人又聊瞭一段時間,鄭濤就回學校瞭。

            林小淵一個人躺在旅店的房間裡,心裡七上八下,過瞭好久才睡著。

            也不知道到瞭什麼時候,突然,一陣冷颼颼的風吹醒瞭林小淵。他睜眼一看,發現房間的窗子打開瞭。

            林小淵按亮燈,下床去關窗,結果卻腳下一滑,摔倒在瞭地上。

            他的手不知道按到瞭什麼,黏黏糊糊的,觸感很不好。林小淵皺著眉頭一看,見自己按到的正是滑倒自己的東西,那是一塊軟綿綿、黃色的東西,看不出是什麼,但是很惡心。

            林小淵懊惱地爬起來,正想擦手,忽然看到那黃色的東西竟然在房間裡還有很多:地板上、桌椅上、窗臺上,甚至床上,都散落著那東西。